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

松文化源远流长

作者:点墨来源:自创 日期:2016年7月2日 15:02
      
 
       众所周知,松树是植物王国的寿星,有“百木之长”之誉。而松文化,是人们在育松、赏松过程中形成的一种文化现象。松树文化源远流长,内涵宏富,值得一表。
       松以言尊
       松树属于常绿乔木,也有少数灌木,是地球上最长寿的树种之一,叶针状,耐严寒,适应性强,自寒带至赤道地区皆有分布。在我国森林植被树种中,松占首席。按叶数划分,大致有三种类型:二针一束者有马尾松、湿地松、黑松 ;三针一束者有火炬松、白皮松 ;五针一束者有红松、大别山五针松等。它是大自然给人类的恩赐,求人甚少,予人至多。松木可作铁路枕木、矿井顶板;松脂可提炼成松节油和松香;松子可食或榨油,花粉则含有多种营养成分,具有补充营养,调理、缓解疾病以及美容养颜等综合功能,可谓周身皆宝。
      因松与柏于耐寒长青、坚韧挺拔等方面具有诸多相似特点,有“苍松翠柏”之目,所以古人多以松柏并列。宋人王安石《字说》云,“松为百木之长,犹公也。故字从公”;“柏犹伯也,故字从白”。松为“公”,柏为“伯”,于公侯伯子男五爵中,松居首,柏居三,皆有位焉。古人拆“松”字为十八公,元代冯子振曾撰《十八公赋》;清人陈扶摇所撰《花镜》云:“松为百木之长,……多节永年,皮粗如龙麟,叶细如马鬃,遇霜雪而不凋,历千年而不殒”。
       松树确有受封者。泰山有“五大夫松”,为秦始皇所封。据《史记•秦始皇本记》,秦始皇统一全国后,为炫耀文治武功,震慑六国臣民,决定大举东巡。始皇帝二十八年(公元前219年),到达山东。“与鲁诸儒生议,刻石颂秦德,议封禅望祭山川之事。乃遂上泰山,立石,封,祠祀。下,风雨暴至,休于树下,因封其树为五大夫。”另据西汉应劭《汉官仪》,小天门有秦时五大夫松。按:秦代定爵位二十级,五大夫为第九,为大夫之尊。此树位于云步桥北侧五松亭旁。盘路至此,有石坊赫然而立,额题“五大夫松”。诚为木之尊者也。
       松以言志
       浏览古籍,文人雅士对松情有独钟。他们歌以赞松,诗以咏松,文以记松,画以绘松,宏篇妙文不胜枚举,丹青杰作传世甚多。据《论语•子罕》,孔子曾赞松曰:“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。”孔圣将松柏并列,或有示德之不孤。《礼记•礼器》载,松柏之有心也,贯四时而不改柯易叶。先秦时代诸圣贤高士人多有赞颂松柏之语。《庄子•让王》有云:“大寒既至,霜雪既降,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。”《庄子•德充符》有“受命于地,唯松柏独也正,在冬夏青青;受命于天,唯尧舜独也正,在万物之首”之语,将松柏与尧舜并称;《荀子•大略》则有“岁不寒,无以知松柏。事不难,无以知君子”之句,亦将松柏与君子并列。至宋代,文人雅士将松与竹、梅并称为岁寒三友。林景熙《云梅舍记》载,“即其居累土为山,种梅百本,与乔松、修篁为岁寒友”;元杂剧《渔樵闲话》云:“那松柏翠竹皆比岁寒君子,到深秋之后,百花皆谢,惟有松、竹、梅花,岁寒三友。”后人借以比喻在逆境艰困中而能保持节操的人们。
      松成长缓慢,破土之初,难免于雪压风欺,给人以才子不遇、英雄落难的联想。唐人杜荀鹤《小松》云:自小刺头深草里,而今渐觉出蓬蒿。时人不识凌云木,直待凌云始道高。
      隆冬季节,万木凋敝,惟松柏仍郁郁葱葱,生机盎然。尤其是雪花纷飞之时,劲松身着白袍,临风傲立,象征着坚忍不拔、不改其志的大雅君子。汉•刘桢《赠从弟》云:亭亭山上松,瑟瑟谷中风。风声一何盛,松枝一何劲。冰霜正惨凄,终岁常端正。岂不罹凝寒,松柏有本性。唐代大诗人李白《赠韦侍御黄裳》云:太华生长松,亭亭凌霜雪。天与百尺高,岂为微飙折。桃李卖阳艳,路人行且迷。春光扫地尽,碧叶成黄泥。愿君学长松,慎勿作桃李。受屈不改心,然后知君子。冰凌霜欺,松不改其姿,象征着不屈不挠。唐人自居易《和松树》云:亭亭山上松,一一生朝阳,森耸上参天,柯条百尺长。岁暮满山雪,松色郁青苍,彼如君子心,秉操贯冰霜。至宋代,画家已将松与竹、梅同入画,称三友。有宋人楼钥《题徐圣可知县所藏杨补之画》为证。诗曰:“梅花屡见笔如神,松竹宁知更逼真。百卉千花皆面友,岁寒只见此三人。”
       松屹立山颠,栉风沐雨,更显苍劲,古人常将松与风联系在一起。宋徽宗崇宁元年(1102年),黄庭坚与友人同游鄂城樊山,途经松间一阁,夜听松涛而成七言诗一首,题名为《松风阁》。而《松风阁诗帖》,是庭坚晚年以行书所录《松风阁诗》墨迹,在其传世作品中最负盛名。其风神洒荡,长波大撇,提顿起伏,一波三折,意韵十足,不减遒逸《兰亭》,直逼颜氏《祭侄》,堪称行书精品。此帖经宋、元、明、清辗转流传,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。在河北承德避暑山庄,有一组风格独特的建筑群,主殿名曰“万壑松风”。在参天古松的掩映下,壑虚风渡,松涛阵阵,犹如杭州西湖万松岭,形成一个寂静安谧的小环境,是清帝批阅奏章、诵读古书之佳境。
      松以言情
      松树坚韧、顽强,往往象征着忠贞的友谊与爱情。南朝乐府民歌《冬歌》唱道:渊冰厚三尺,素雪覆千里,我心如松柏,君情复何似。果树结金兰,但看松柏林,经霜不坠地,岁寒无异心。宋代文豪苏东坡一生爱松,据《东坡杂记》,“少年颇知种松,手植数万株,皆中梁柱矣”。当结发妻子王弗病逝后,东坡在其坟茔四周亲手植松苗万株。经寒历暑,沐雨栉风,万株幼苗长成了常青之树,岁岁年年,生生世世,伴随在爱妻身旁。展转十年之后,他又为王弗写下了那首摧心扼腕、痛断肝肠的《江城子•记梦》,真情挚感溢于笔端: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夜来幽梦忽还乡。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”生时十年相伴,死后十年相思,王氏何幸,得如此真才华、真性情的高士“不思量,自难忘”,“年年肠断”!而东坡更是可敬,生离死别十年之后,尚能有如此激情写下这传诵千载的爱情绝唱,尤其是“明月夜,短松冈”之句,每每读之,不禁怆然。
      松枝舒展,彬彬桓桓,恰似一位好客的主人,挥展双臂,恭迎四方宾客。而最著名的是黄山迎客松,已成为国人向世界敞开心扉开放,友朋遍天下的形象标志。
      松以言寿
      松龄长久,经冬不凋,所以被视为仙物,用以祝寿考、喻长生。这种象征意义为道家所接受,后成为道教长生不老的重要原型。在道教神话中,松往往是不死的象征,道士服食松叶、松根,以期便能飞升成仙、长生不死。同时,松时常与鹤为伍。在古人心目中,鹤是出世之物,高洁清雅,有飘然仙气。而仙物自然长生不死,所以将两仙物合而为一,寓意高洁长寿,松鹤延年,也就顺理成章也。
      在传统绘画领域,《松鹤延年》是一个重要题材。其中清代僧人虚谷之作尤为著名。此画作于光绪十五年(1889年)。画面奇峭隽雅,生动冷逸,意境清简萧森,情调新奇冷逸,画家以偏侧方折之笔写出松针与丹鹤,线条生动,笔断气连,极具形式之美,给人一种福寿康宁的愉悦感,体现出松鹤延年之高雅旨趣,散发着潇洒出尘的飘逸情怀。玉雕作品,亦多有此类题材。往往设计成孤松一株直指云天,而一对仙鹤仰首长啸,款款飞来,松静鹤动,松刚鹤柔。加之质地细腻,剔透玲珑,寓指夫妻长寿百岁,相伴永远,吉祥安康。直到当今,“福入东海长流水,寿比南山不老松”仍是最为常见的贺寿佳联。
      综上所述,松带给我们的不仅是物质财富,更可贵的是精神世界里的无穷价值。每当想到它的时候,一种豪迈壮烈之感不禁油然而生。限于篇幅和水平,实难表其神采光华于万一也。

所属类别: 全松文化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全松养生文化 

版权所有:吉林森工集团·吉林省健维天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
吉ICP备13002638号-1  中企动力网站建设